咨詢電話:

400-8290102
新聞中心News Center
最新發表
精品推薦

  • 電 話:400-8290102
           400-8290102
    手 機:13700884616
    地 址:河南省鄭州市新鄭市薛店鎮
    E-mail:shuimama@163.com

新聞轉播

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 > 新聞中心 > 新聞轉播 > 詳情

河南周口沈丘癌癥村紀實 死亡倒計時

發表于2013-7-31  作者:鄭州水媽媽水處理設備有限公司  來源:大豫網  瀏覽5437次





據《新京報》之前報道:過去十多年中,淮河流域內的河南、江蘇、安徽等地多發“癌癥村”。更早之前,在粗放追求GDP的年代,淮河及其支流被大小工廠污染。村民們的水井越打越深。不過死亡還在增加。河南沈丘縣1年因癌亡2000人。

中午強烈的陽光照射在死氣沉沉的村莊上,劉玉芝家的房子灰暗老舊,在黃孟營村并不難找到。我們透過低矮的院墻看見雞鴨在爛泥地里奔走覓食。劉玉芝從小屋里顫顫巍巍走出來,右手拄著一根樹枝做成的拐杖,仿佛每走一步都很吃力,都很痛苦。
劉玉芝罹患骨癌多年,面色慘白,身形枯槁。她住在一間不足二十平米的小屋子里,房頂是木質材料,光線從房頂的窟窿照射到泥土地面上,斑駁陸離,一如她將死的身軀上那一雙依舊明亮的雙眼,在告訴世人這飽嘗疾病折磨的變形的軀殼里,還有一個渴望生活的靈魂依然在發出微弱的光芒。
劉玉芝無法長時間行走,活動范圍僅限于自家小院。這些天丈夫出苦力給村民蓋房,女兒在棉花地里給棉花授粉。父女倆頂著烈日干一天活,也就掙五十來塊錢。
這個貧窮艱難的家庭無法擔負劉玉芝的治療費用,劉唯一的治療方式就是吃止疼片。劉玉芝說著話,兩手不斷搓來搓去,她說疼,手疼,背上也疼,每天都很疼。劉睡在一張單人床上,床頭柜上放著止疼藥、水杯、電扇和《圣經》。我實在沒有勇氣談及她的病情,簡單問過幾句她的情況后,我們聊起了登山寶訓。
"你熱不熱?"劉玉芝忽然問我。屋子沒有窗戶,只有一扇門通風透氣,當地中午的氣溫恐怕已經接近40度。劉說著站起來,要開床頭柜上的電扇。我急忙說:"我不熱,我體寒,不怕熱。"劉不聽,堅持要開電扇,撳過按鈕后,電扇發出吱吱響聲,扇葉并不見轉動。劉羞赧的說:"過一會兒,就轉了。"我和她繼續聊家常,聊《新約》。劉的眼角垂著淚,眼睛放著光。我看著心如刀絞,無言以對。劉心里還在惦記著我熱不熱,看電扇老不轉,怕我熱,拿起身邊的一塊塑料板,要給我扇涼。我急忙起身拿過來塑料板,再三解釋說自己真的不熱。
"我也不熱,我早就不知道什么是冷什么是熱了。"她說。
丈夫孫逢環和女兒孫美慈中午回到家,準備吃飯。孫逢環五十出頭,駝背,臉上布滿皺褶,頭發灰白相間,干完活一臉疲憊。他見到我們很熱情,微笑著和我們說話。
女兒孫美慈今年在縣直中學讀高二,家里無力負擔每年五六千的學費住宿費,她隨時有輟學的危險。正在放暑假,她在村里找了"對花"的活兒,每天早出晚歸,賺二十塊錢,她說還能再做四天,過后要再找別的活兒。
為貼補家用,美慈有意蓄長發,過三四年,頭發長了,剪掉,賣錢,一次能賣四百多塊。她說,她的理想是考上大學,畢業后找份好工作,賺錢,養活爸媽。


在黃孟營有很多劉玉芝這樣的癌癥患者,在沈丘縣有很多黃孟營這樣的癌癥村。距離黃孟營二十里的東孫樓的村民,多年來亦飽嘗癌癥之苦。
東孫樓村有一條街名為"癌癥街",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這條街的每戶人家里都至少有一位癌癥病人。如今病人紛紛去世,有的房屋無人居住,日漸破敗,雜草叢生,以至坍塌。王子清大爺的弟弟當年就在這條街住。二零零三年,在一個月內,王大爺的哥哥和弟弟因癌癥相繼去世。
王大爺出生于1942年,那一年河南爆發了"大饑荒",數百萬人餓死。王大爺這一生與憂患相伴。一出生趕上大饑荒、中日戰爭,緊接著國共內戰,熬過40年代,到五十年代,一波接一波的政治運動:肅反、四清、三反、五反……1959年到1962年的大饑荒,河南周口也是重災區。文革期間,1975年8月板橋水庫潰壩,河南30余萬人罹難,周口亦無法幸免水患。
沙潁河乃淮河最大支流,周口就在沙潁河畔。為消除旱澇,引水灌溉,從1975年起,王大爺和鄉親們開始挖溝渠,引沙潁河水入沈丘。一條條溝渠自此遍布沈丘大地,如同一道道血管滲入沈丘的肌理。東孫樓邊的一條溝叫"頌華溝",取義"歌頌華國鋒"。王大爺的倆兄弟去世后,墳墓就在"頌華溝"旁的玉米地里。
王大爺說,溝渠挖成后,灌溉吃水都方便了,過了幾年好日子。然而好景不長,從上個世紀80年代末開始,各種制革廠、造紙廠、玻璃廠、化肥廠紛紛出現在沙潁河兩岸。上游的鄭州、開封、漯河、許昌、周口、項城等地的工業污水和生活污水全都被排放到沙潁河支流,在周口匯入沙潁河。污水再順著溝渠流入沈丘各個村莊。沈丘乃至整個周口都屬于低洼地帶,污水一旦流入,便無法排出,唯有慢慢滲入地下。當初造福村民的溝渠,變成吃人的毒蛇,將一個個村莊死死纏繞。
沒人敢喝溝里的水,沒人敢下到溝里洗澡。癌癥病人驟增,每年幾十、幾百、甚至幾千的村民患癌癥去世。這里變成了籠罩在死亡陰影下的"癌癥村"。
新京報記者王瑞峰撰文指出:國家疾控中心對沈丘研究區的5萬人跟蹤3年調查發現,2005年與1973年對比,排除人口老化因素后,男性和女性肺癌死亡率分別上升了14倍和20倍,肝癌死亡率上升了5.23倍和4.80倍。在其他地區胃癌和食道癌死亡率普遍下降的背景下,沈丘的這兩類腫瘤的上升卻非常突出。

王大爺患有胃穿孔,大腿有傷,走路不便,推著自行車走路更省力。他帶我們穿過玉米地,路過墓地,去看"頌華溝"。溝已經干涸,溝床長滿雜草。王大爺說,村民在溝上建土壩,攔截沙潁河的污水,但有時為灌溉,不得不放水進來。
回來的路上,我們請王大爺騎上自行車先回去,我們在后邊走,王大爺說:"你們從四五百里遠的鄭州過來,都不怕累,我走兩里地,怕啥累。"王大爺告訴我們他的座右銘是:大家幸福。沈丘環保志愿者"淮河衛士"和王大爺在他家門口建起了一座生物凈水裝置。王大爺負責凈水裝置日常維修,擔負電費,村民們可以免費來提水。
沈丘癌癥暴發因水污染而起,緩解癌癥蔓延之道在于讓村民喝上干凈衛生的水。
從九十年代起,村民打井越來越深,從幾十米一直到上百米。現在村民必須打四五百米的深井,才可能抽上干凈的水。但打這樣一口深井的費用造價一兩百萬,絕非癌癥村的村民可以負擔。
當地政府給癌癥村財政補貼,用于打深井,但打出來的水水質依然成問題。當地村民抱怨說,這是因為施工人員偷工減料,下的管子只有一百多米深。




央視網評針對癌癥村現象說道:"經濟欠發達地區,地方政府為振興當地經濟,實現GDP快速增長,饑不擇食,大量引進、接收重污染的工業,將地方經濟發展凌駕于民眾的健康和生命之上。"過去三十余年,中國經濟的快速增長,建立在環境破壞和低人權的基礎之上。民眾付出汗水和辛勞,承受著環境污染之害,但沒有享受多少經濟發展的成果。
當民眾沒有最起碼的公民權,其所謂的生存權或健康權也無從保障。在發展國家經濟的宏大敘事下,個體的生命和健康,往往被無情踐踏。那些因環境污染而身患癌癥的村民,沒有吶喊,沒有抗議,只能忍受殘酷的命運,一個挨一個默默死去。
我們在當地想詢問村醫,醫生臉上即刻露出為難和警惕的神色,不愿多言。醫生的確沒有多言,然而村黨委書記還是給他打來電話,威脅醫生把衛生所從村里搬走。沈丘癌癥村的恐怖不僅來自于癌癥,還來自于部分官員施加于民眾頭上的淫威。

黃昏時分,村民提著水桶陸續來王大爺家的生物凈水裝置旁取水。這座生物凈水裝置是"淮河衛士"為東孫樓村建造的,王大爺家門前的這座已投入使用,另一座正在建造中。
"淮河衛士"霍雅倫大學美術系畢業后又進修了微生物學。隨即跟著父親霍岱珊一起從事保護淮河的工作。"淮河衛士"的環保活動得罪不少當地企業主和官員,一直受到人身威脅。霍雅倫堅持體育鍛煉,除了做公益事業,也充當父親的保鏢。他正在東孫樓給生物凈水裝置鋪設管道。
一座生物凈水裝置的成本大概4萬塊錢,一旦建成,可以供給八十戶人家喝上清潔的水。截至目前,"淮河衛士"已經給百余村莊建造了二十多個凈水裝置。

分享到:

返回列表

發表評論

姓名: *
郵箱:
網址:
內容: (留言最長字數:1000):
*
驗證碼:
記住我,下次回復時不用重新輸入個人信息

版權所有:鄭州水媽媽水處理設備有限公司 豫ICP備11001102號-1
郵箱:shuimama@163.com 電話:400-8290102
傳真: 地址:河南省鄭州市新鄭市薛店鎮
河南快3